一世长安

【All叶】无能勇者与七个小伙伴

悠悠堇:

        从今天开始还点文的废堇。


        烛之南GN点的异世界废材勇者,设定取自GN吃下的安利妈的阿库娅(真的有人吃了我这个安利,太感人了!


 


 


        正文


 


 


         “你已经死了。”


        被人如此告知,叶修却显得非常淡然:“哦。”
        叶修如此无所谓的态度让对面那个宣判他的死亡的男人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不过你的情况很特殊,阳寿未尽,理应再活好一阵子,冥府不收,于是被丢给了神明来处理。
        “不过这种情况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要害怕,我有经验。”
        神长得好看,理应能涨不少好感,不过叶修只是无动于衷地盯着他看。
        神见这人类不肯跟他友情互动,只能自己继续说下去:“按理来说,你这种情况一般就是不计功德直接把你送入天堂。但是,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神停顿一下,露出了普渡众生的笑容:“朋友,你听说过异世界冒险吗?”
        叶修有气无力地打了个哈欠:“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可以把我送到异世界去?”
        神一脸“就是这样你这么明事理真是太好了”的表情:“而且现在选择重生到异世界可有大好处。”
        “说说看。”
        “给你选择任何一样想要的能力的权力,比如神级武器属性满点之类的都完全没问题,再逆天的能力都能帮你实现。”
        “你真的是神吗,不是干传销的?”
        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可能是之前从没遇到过对神如此不敬的人类,但仍然保持着圣光普照的微笑:“那么,你的选择呢?”
        “天堂有网吗?”
        “……还没有。”
        “那就去异世界吧。”
        “……”你可真随便。
        但在叶修做出选择后,他的脚下便出现了写着繁复文字的魔法阵,神满目慈悲地问道:“那么,说出你想要的能力吧。”
        原本耷拉着眼皮的叶修抬眼向上与神对视,神这才看清他长了一双又黑又亮的漂亮眼睛。
        魔法阵散发出的白光越发耀眼,叶修抬起手,指向神:“我要你。”



        +++



        等到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跟叶修一起站在一个人来人往的集市里了。
        “你!……你!……你!……”神“你你你”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出恰当的词汇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只能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苦涩地嗫嚅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而叶修双手插在裤兜里,随意打量着集市,视线压根没落在神的身上:“是你说想要什么都可以的。”
        神无言以对,叶修忽然“啊”了一声,眼珠转了转看向神:“你是什么神?”
        神一愣,视线四处游移,支吾了好一会儿,然后下定决心似地出了一大口气,朝叶修灿烂地笑起来:“我是能影响人类的运气的神明,简单来说,就是福神的近亲。”
        “那具体来说呢。”
        “不运之神……”
        “……”也就是说是灾厄神吧。
        难怪会专门负责接待寿命未尽就死去的亡魂。
        叶修看着那张尽力微笑的俊脸,也笑了一下。
        然后转身就走。
        “喂喂喂你要去哪!”
        “厕所。”
        “……”神抓住叶修的手腕,紧紧地盯着他,“你该不会是把我带到了这里之后还打算抛弃我吧?”
        “也说不上是抛弃。”叶修淡淡地回道,“你能回去吗?”
        神的一头红毛都快炸起来了:“弃养神明可是会遭到报应的!我可是硬被你带到这里的!”
        叶修眯眼:“原本以为有神在身边可以活得舒服一点,不用工作也有钱赚,不用出门也能养活自己,谁知道你是不怎么好用的那种神。”
        神发现了,眼前的这个人类是个对所有神明都大不敬的无法无天之人,居然把神和可使用的道具划上了等号。
        “我不管。”神咬牙切齿,“既然你把我带到了这里,就要负起责任。”
        叶修面无表情,半晌点了点头,然后偏过头去,啧了一声。
        “靠,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绝对会遭报应的!”
        神气得要死,但是寸步不离地跟在叶修的身后。
        “你有钱吗?”叶修问道。
        “啊?”神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个钱袋,“给。”
        “嗯。”叶修接过,摸了摸神的头,“总算有点用了。”
        “……”神对自觉地把所有身家都交给叶修并在被夸奖“有用”后竟稍微有点开心的自己感到很绝望。



        +++



        叶修知道了神的名字,填旅馆入住表的时候知道的。
        神叫张佳乐。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跟RPG冒险游戏里的新手村差不多,古朴简单,没有Wifi,叶修觉得自己还不如上天。
        之前在酒馆吃午饭时数了数张佳乐上缴的异世界流通货币,再通过菜价估了估物价,发现生计相当困难。于是就在旅馆订了个单人间,比双人间便宜三分之一,能多活几天是几天。
        两个身高相仿都不矮的男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真的很不好受,张佳乐抱怨连连,叶修烦得一把把他压在身下,灯已经熄了,从窗外泄漏进来的点点光线都亮不过叶修眼中的光:“睡觉,不然干你。”
        张佳乐吓死,赶紧伸手拉被子想把自己的头给蒙上,可叶修还趴在他身上,他这一蒙,直接把叶修给蒙下来了。
        两人的呼吸一下子交织在一起,张佳乐觉得有点热。
        “白痴。”叶修整个人趴在张佳乐身上,像是无奈了。
        “靠,谁是白痴啊!”张佳乐脸红。
        闹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睡着,第二天一早,便动身去新手村重要事项置办管理处,叶修简称为居委会。
        两人申请注册为勇者,因为这异世界似乎有魔王肆虐,政府号召青年劳动力成为勇者,每月都发补助金,而且勇者能在任务板接任务,也是赚钱的一种方式。
        注册完后,两人捏着自己的属性数值卡互相看,张佳乐因为是神,所以各属性数值都很高,除了运气那一栏,没有任何数字,只有一串红色的“Warning”字样。
        “靠!你刚才绝对朝旁边挪了挪对吧!”张佳乐发现叶修和他的距离渐渐拉大了。
        叶修把视线移向别处。
        张佳乐哼一声,凑过来要看叶修的数值,各项基本保持在中上水准,体力和力量却在中下,可是智慧出奇的高。
        “不科学啊。”张佳乐摩挲着下巴,“你这货难不成很聪明吗?”
        叶修在张佳乐嘟囔的时候往外走。
        “靠,等等我啊!你是不是又打算弃养了!”



        +++



        张佳乐和叶修每天都在任务板上接一些讨伐任务,比如五十只史莱姆一百只喇叭芽之类的,凭借拿到的奖金还算勉强能活,只不过一直两人挤着单人间,低头不见抬头见,表面上看起来关系好到水乳交融。
        “张佳乐我那条灰色的内裤怎么不见了?”正在洗澡的叶修的声音隔着门传来,“我一共就两条内裤,你什么意思啊。”
        “靠,你才什么意思啊,难道你以为是我拿的?我拿你内裤干嘛,有毛病啊。”正在算账的张佳乐抬头朝着浴室喊,“你那内裤还是我给你洗的呢,你自己那么不关心它,它可能离家出走了。”
        ——类似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在发生。
        日子就这样得过且过地过着,直到某一天,刚砍完史莱姆在酒馆吃饭的叶修和张佳乐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神?”那人皱着眉头,看着张佳乐。
        叼着鸡腿的叶修在两人之间来回看看,然后低头继续吃。
        张佳乐嘴微微张开,刚打算说话,眼角余光瞟到正在伸筷子的叶修,气得大叫:“靠,放下那块牛肉!那是我的!你刚才不是吃了好几块了吗!”
        “……”那人看着贵为神明的张佳乐和一个人类差点为了一块牛肉大打出手。


        “咳咳。”解决完牛肉的问题后,张佳乐才看向刚才认出他身份的那人,那人已经自己找位子坐下了,看上去有点熟悉。
        啃鸡腿啃得一手油的叶修舔了舔嘴唇,凑过去和张佳乐说悄悄话:“这谁啊?”
        “让我想想。”
        张佳乐苦思冥想,还没等他想出来,那人就自己脱马甲了:“我死之后见过你,然后被你送到了这里。”
        “哦……”张佳乐想起来了。
        叶修伸出自己的油手,同情地看着背负重剑的男人:“同道中人啊,握个手呗。”
        男人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叶修油兮兮的爪子,居然真伸手跟他握了握,叶修很满意,把属于张佳乐的鸡腿赏给了他,张佳乐还没来得及阻止,男人就一口咬下一大块肉。
        张佳乐一下一下地敲着叶修的肩膀以示自己的愤怒。
        男人吃完鸡腿,才开始自我介绍:“孙哲平,来这里已经两年了。”
        “孙哲平……”叶修吮着手指眼睛朝上看,“这名字有点熟悉。”
        张佳乐提醒:“上次在勇者排名榜上看到的,应该是前十。”
        “哦对对对。”叶修乐了,在勇者排名榜前十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必然是相当有实力,但是在叶修眼中,那就是相当有经济实力。
        叶修蹭到孙哲平旁边:“你成立军团了吗,带带我们呗。”
        孙哲平否认:“没有。”
        “那你就加入我们吧。”叶修一锤定音,孙哲平没有拒绝。
        张佳乐茫然:发生什么了,怎么没人问问他的意见,还抢了他的鸡腿。


        不过到了晚上,事情的发展有点超出想象。
        “请你出去。”叶修指着门口冷冷地对孙哲平说。
        “我拒绝。”孙哲平坐在床上朝叶修笑。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孙哲平在勇者排行上榜上有名,但是他是一个除了战斗其他都不在乎的人,于是也基本不接任务,都是看到啥砍啥,砍得开心就好,奖金是什么?那种东西他不熟。
        这次他之所以回新手村,就是因为没钱了,而新手村是消费最便宜的地方,所以他一路砍怪砍了回来。
        知道真相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叶修已经拉着孙哲平和张佳乐一起去居委会成立了军团,还一起回了目前唯一的据点——旅馆的单人间。而孙哲平本人似乎有要和他们两人一起睡的意向。
        于是,深夜,三个男人挤在一张小床上,床吱呀作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某种夜间运动太激烈所致。
        叶修被两人夹在中间,后背贴着孙哲平胸膛,脸对着张佳乐,面色铁青,到了后半夜才睡着。


        异世界的生活一片黑暗,早知道就上天安享晚年了。



        +++



        “叶修叶修!”正在吃早饭的叶修听到张佳乐清亮的声音在大喊他的名字,没理,继续吃包子,“靠,我叫你呢!”
        张佳乐已经跑到叶修面前了,先批评了一下叶修对他极其不尊重的态度,然后兴冲冲地把手里的任务纸递给叶修看:“我们去做这个任务吧。”
        叶修扫了两眼,大意是叉叉伯爵把祖传的祖母绿给放在北森林深处的别墅里,想请勇者帮忙去取,奖励是那套别墅以及数量不小的奖金。
        “你傻啊。”叶修轻轻拍了拍张佳乐的脑袋,“这么高的报酬仅仅是为了取回一块宝石,怎么想都不正常吧。”
        张佳乐想了想,觉得也是,愁眉苦脸:“那你说该怎么办。”
        “那就去吧。”叶修说,张佳乐“啊”了一声,“虽然应该有蹊跷,但是总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正好孙哲平这时候来了,捏着叶修的手腕咬了口叶修手上的包子。
        “……”
        叶修之所以想接下这个任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不想再跟孙哲平和张佳乐睡一起了。
        刚开始还好,挤是挤了点,但大家的睡相还算不错,但是最近不管叶修朝向哪边睡,屁股缝都能感到有一硬梆梆热乎乎的玩意抵着,让他觉得很不安全。他的屁股又不是夹着热狗的那两片面包。
        于是吃完饭后,三人就朝森林深处的别墅进发,伫立在大门前之后,叶修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这任务的报酬这么高了。
        整栋别墅都散发着一种阴暗不详的感觉,即使在白天,也显得死气沉沉。
        “这就是那什么吧,鬼宅?”叶修推测道。
        张佳乐抖着抓住了他的胳膊。
        叶修斜眼看他:“不要告诉我,你一介神仙居然怕鬼?”
        “谁……谁规定神仙就不能怕鬼了!”张佳乐声音都是颤的,配上标致的俊脸,感觉上还是很能拉同情的,不过叶修向来都很无情。
        “那你就在门口等着好了,我跟孙哲平进去。”
        说完,提脚往里走去,孙哲平跟上,似笑非笑地看了张佳乐一眼。
        三秒后:“叶修你个傻帽!别留我一个人啊!”


        进到屋内,发现还挺干净,除了阴气重外也没什么不好,家具也都完好无损,而且看上去很贵。
        叶修很满意,心情也好了:“上楼吧,任务纸上说宝石放在主卧了。”
        旋转楼梯很多阶,张佳乐全程扯着叶修的衣袖。
        不一会儿三人就站在了主卧门前,刚打算开门,走廊上的花瓶也好,立式台灯也好,都忽然浮了起来,朝他们砸过来。
        叶修脸色变了:“靠,搞什么,这要是碎了打扫起来多麻烦。”
        张佳乐都快要哭了:“这是重点吗?”
        而孙哲平则不动声色地四下观察,然后忽然抽出背着的重剑,朝主卧斜对面的房间冲了进去:“果然在这里。”
        只见房间里有一个半透明的帅哥,疑似幽灵。
        孙哲平提剑就要砍,叶修这时候进来,果断站在了幽灵那边:“你干什么呀,你还想砍人家啊,你怎么欺负人呢你。”
        孙哲平哽住,明明是这幽灵先要砸他们,怎么成他欺负人了,而且对方还根本不是人。
        叶修走过去,幽灵帅哥还有点戒备,叶修扯出这辈子能露出的最纯良的微笑去诱导对方:“那啥,能不能先把东西放下来,砸坏了多不好。”
        走廊上的花瓶挂画台灯什么的还在天上飞呢。
        张佳乐趴在那里嘤嘤嘤。
        幽灵帅哥抿了抿嘴,居然听话了。
        “这就对了。”叶修赞赏,走过去象征性地摸了摸幽灵的头。
        幽灵竟然脸红,一下子就没影了。
        叶修背后的孙哲平啧了下嘴,不爽极了:“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我把你锁家里不准你出门信不信。”
        叶修觉得莫名其妙:“我哪样?”
        孙哲平冷笑:“渣男。”
        “你该去看看脑子了。”叶修也冷笑。



        +++



        归还了祖母绿的叶修他们得到了间大房子,还有很多钱,暖饱无忧,懒得要死。
        张佳乐和孙哲平还知道要出门打打怪赚经验,而叶修俨然已经成为一个标准的家里蹲,光是家里蹲也就算了,孙哲平和张佳乐还是挺乐意养他的,问题是家里现在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个长得老帅的幽灵作陪。
        一想到每次回家,一开门,就看到跟幽灵靠在一起的叶修,就觉得很生气。
        张佳乐吓唬他:“你小心这小子把你的阳气吸尽。”
        叶修不以为意,还嘲笑张佳乐迂腐,张佳乐气得想咬他。
        旁边的幽灵帅哥轻轻地呵了一声,然后把脑袋靠在了叶修肩上,看上去相当乖巧。
        好想打他。
        张佳乐额头上青筋直跳。


        安逸的日子似乎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这天早晨,难得打算出门买点东西的叶修刚打开门,便看到一个浑身是伤的青年趴在门口。
        叶修停顿了一秒,就当作什么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跨了过去。
        忽然脚踝被拉住,青年艰难地抬起头,嗓音嘶哑:“你该不会打算见死不救吧?”
        “原来你还没死啊。”叶修看上去真是十分意外。
        青年:“……”
        “喏,屋里面有饭,也有医疗箱。”叶修指了指还没关上的门,“你自己进去吧。”
        青年:“……”
        “怎么?”叶修眨了眨眼,“哦,你动不了啊。怎么不早说。”
        青年咬牙切齿:“我都这样了,你还看不出来吗?”
        “小周啊,把这人拖进去吧。”叶修朝屋内喊道,帅气的幽灵便飘了出来把人给拖了进去。
        叶修像个没事人一样地上街了。
        等到买完东西回来,看到青年躺在沙发上,伤口大概都自行处理过了。
        “怎么样了。”叶修把刚买的流沙包递给青年一个,再递给幽灵一个,“好点了没。”
        青年没好气地咬了口包子:“还行吧。”
        “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叶修提醒道。
        有你这样救人的吗!青年充满怨念。
        而且他怕鬼,让他跟幽灵独处一室,差点让他吓傻了。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问道。
        “孙翔。”青年语气稍微有点恶劣。
        叶修回忆了一下,好像在勇者榜上看到过这个名字:“哦。”
        “……”怎么不接着问了,孙翔咬着包子,心里有点急,按理来说一般人听到在勇者榜上排名第四的他的名字应该很惊讶很崇拜才对啊。
        然而叶修就这样不理他了,转过去跟周泽楷玩起了纸牌。
        被冷落的孙翔躺在沙发上生闷气。
        孙哲平和张佳乐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这多出来的家伙是什么情况?”
        “门口捡的。”
        叶修很诚实。
        但是孙哲平和张佳乐都不相信。
        叶修很无奈,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孙翔也在这里住了下来。
        赶都赶不走,张佳乐很生气。
        更让他生气的是,这家伙每天都在口头上嫌弃叶修,然后第二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到叶修床上去了,灵异又玄幻。


        这天,叶修决定带孙翔和周泽楷一起去居委会入籍——就是让这两人加入他们的军团,虽然现在生活暂时还很和平,但是万一哪一天魔王就抽了风,忽然就跟人类开战了呢。
        走去居委会的途中,原本安静闲适的道路上竟然挤满了人,一个个翘首以待,像是在等待什么。
        叶修没有什么好奇心,但是孙翔有,他随便抓了个人就问:“这是什么情况?”
        “你不知道吗?”被抓住的少年满脸激动,“从我们村出发的三位勇者今天凯旋归来了,他们分别解决了一个魔王的支部,是大英雄啊。”
        孙翔不屑:“这有什么,我也可以。”
        “孙翔,别废话了,跟上。”
        叶修和周泽楷已经走到老前面了,孙翔努努嘴,小跑着追上叶修,有点不开心。
        这个时候,马蹄声响起,民众开始尖叫。
        两辆马车驶来,三名男子正挥手致意。
        其中一辆上坐了俩人,一辆上坐了一人。


        “喂喂王大眼。”黄少天一边朝热情的人民群众挥手,一边对行驶在旁边的马车喊话,“听说你最近研发出了一种新药啊,就是那种小黄书里经常出现的吸几滴就能对第一眼看到的人一见钟情的那种药。”
        王杰希不语,像是懒得理他。
        这就让黄少天不舒服了,一眼瞥到王杰希腰间挂的色泽诡异的药瓶,眼前一亮,身子就动了起来:“就是这个吧。”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阻止,黄少天就跳到了他的车上,一把抢过了药瓶拧开了瓶盖。
        原本还笑着看着的喻文州稍微有点变了脸色:“少天,先别闹了。”
        黄少天撇撇嘴,有点不服,但还是打算听话,归还的时候马车颠簸了一下,药瓶一抖, 瓶盖没拧紧,三人都被溅到了几滴,当时三人所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反应就是绝对不要看着对方,然后一不小心,就看向了同一个人。



        +++



        “喂,药效应该已经过了吧。”孙哲平不爽。
        “过了啊,肯定过了。”孙翔嘴翘得老高。
        “嗯。”周泽楷点头。
        “那这是什么情况。”张佳乐看着沙发上黏在一起的那四人。
        黄少天正枕在叶修的腿上,王杰希的手伸到了叶修衣服里,喻文州温柔地摩挲着叶修软乎乎的脸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人也在这边住下了。
        “你们不用再去打魔王吗?”
        叶修问。
        “有你在这里,还打什么魔王”喻文州说。
        “拥护者们会伤心的。”叶修说。
        “但是我走了你会伤心的。”黄少天很自信。
        “不会的。”叶修毫不留情,
        “……靠,王杰希你对我重要的朋友做什么呢!”
        王杰希的手不知不觉地摸到了叶修的胯间。
        然后七个男人就打了起来。
        每天都这样,叶修也习惯了。
        说好的异世界打魔王,大半年了连新手村都没出,叶修对未来也不抱什么期望了。


 


 


         - end -


 


 


 


        乐叶在我心里就是那种做爱之前老叶很攻,乐乐好受,做爱之后乐乐一边操一边问:还敢不敢欺负我了?的那种……(哪种啊……


 

评论

热度(599)

  1. 豌豆在说耶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
    😂
  2. 缪缪萨杨柳折。 转载了此文字